重看甄嬛传真的发现了很多以前没注意过的细节。比如沈眉庄大概很早就开始喜欢温实初了,对温实初说的那番“一草一木都过皇上所有”的话大约也是在说给自己;又比如其实果郡王早早就动了心,也早就知道甄嬛知道他的荷包里有她的小像,只是两人皆心照不宣地忘记,果郡王仍苦苦地爱着;又比如每次看华妃都会觉得她更可怜了些。


但每次重看都实在是忍不住要跳过甘露寺那一段,以至于这一段我始终没完完整整地看完过。这段实在太苦。无论是那一纸红纸写就的婚书还是什么,有了之后种种,越甜便越苦。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甄嬛传这么痴迷。好像我这样一剧荒就看甄嬛传不太正常。)


新规则下的三项世界纪录

职业生涯中的第13、14、15项世界纪录


我喜欢他的时间真的很短,但总觉得喜欢了好长时间似的。大半年的时间里我关注整个花滑这项运动的动向,把他所有的比赛翻来覆去地看,也无数次地被他的花滑拯救——凌晨两点循环播放的hope/legacy、花会绽放和春来——他大概存在于我生活总的每一个瞬间,也在每一个瞬间把我从我崩溃的边缘稳稳地拉回来。我甚至打心底里认为他拯救了我的生活。


感谢他,用他的热忱和果敢,给了我努力生活的勇气。 



大概已经陷入了对开展新的人际关系的本能排斥

看见谈恋爱的学弟学妹们

就是三年前的我啊


大概也不是认为恋爱多重要吧

我反而持有者与这相反的想法

早就认定了这不是什么意义重大的事情了


但还是很奇怪

为什么我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一天之内第二个好消息

加油啊

一段努力终于有了一点结果

接下来就不要浪费这个基础

继续努力吧

今年申请季,在写美国大学的申请。在填写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申请时我不得不注意到了它的基础资料里有一栏gender identity性别认知,而这一栏的下拉列表里可供申请者选择的项目有12项之多,除才能了男女和跨性别之外,还包括agender、intergender、gender non-conforming等等。看到这些选项有些人怕不是要觉得这是不是全是“娘炮”国将不国,可这么多的选项并没有妨碍CMU成为一个拥有顶级学术声誉的高等学府。相反,正是这种包容的态度,让CMU成为一个受欢迎的社区。


我想短期内能看到这样的变化实在是不可能。但能不能从停止“娘炮”评论开始,给每一个忠于自我的选择一点生...

旁观饭圈这几年最让我不能理解的事情就是所谓“纯粉”的骄傲感。我不明白为什么当一个人说出“只为他留下”的时候能有这么多的自我感动。只喜欢一个人没有错,而我以为欣赏任何一个优秀的人都没有错:我欣赏他,我也可以欣赏和他一样优秀一样出色的其他任何人,这不冲突。


“纯粉”和“多担”,本质都是一样的。


一点跟自己生活无关的看起来非常肤浅的唠叨。


我被震撼到失语

想成为像他一样

在热忱中忘我的人吧

从颈椎到肩膀一路疼到腰。我不适合学习。

我一定要活过三月份。

1 / 9

© 海伦再不学习就完了 | Powered by LOFTER